手機

密碼

注冊 忘記密碼?

江西陶令酒業有限公

JIANGXI TAO'S WINE CO.,LDT.?
全國銷售電話:0792-5620078
陶淵明《飲酒之五》:真隱士的情懷
來源: | 作者:taolingjiu | 發布時間: 2019-02-21 | 489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陶淵明《飲酒之五》:真隱士的情懷


品讀經典之陶淵明《飲酒其五》


飲酒(其五)作者:陶淵明

結廬在人境,而無車馬喧。

問君何能爾?心遠地自偏。

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。

山氣日夕佳,飛鳥相與還。

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。

今天要和大家聊的是田園詩的代表作。那么田園詩人中最偉大的是誰呢?后世公認的古今“隱逸詩人之宗”,就是東晉最著名的辭賦家、散文家,中國文學史上第一位田園詩人,為古典詩歌開辟了嶄新的田園詩境界的陶淵明。朱自清先生也曾說過“中國詩人里影響最大的似乎是陶淵明、杜甫、蘇軾三家”。你看,連李白都不在其中,由此可見,陶詩和陶淵明在中國史詩上的地位是多么重要。今天我們品讀的是他最有名的《飲酒》系列的第五首,詩云:“結廬在人境,而無車馬喧。問君何能爾,心遠地自偏。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。山氣日夕佳,飛鳥相與還。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。”?

《飲酒》這一類的組詩,就是陶淵明在歸隱田居之后,所體現出的人生態度和生活情趣,?我們來看這一首杰作所蘊含的深刻意境。第一句到第四句是一個整體,“結廬在人境,而無車馬喧。問君何能爾?心遠地自偏。”這是說我陶淵明在人們聚集的地方結廬而居,結廬就是建造房屋,但是我并沒有人世間的各種紛繁雜陳,沒有車馬的喧鬧,沒有往來的憂煩。別人可能會問了,“你如何能做到這樣的呢?”陶淵明自問自答,“心遠地自偏”。只要你的心境到了,你就可以像托馬斯·哈代說的那樣,做到真正地遠離塵囂。我覺得陶淵明在千百年前,就解答了梭羅走進瓦爾登湖的疑問。梭羅為什么要走進瓦爾登湖?他說他要尋找自己的內心,他說“既然我不能改變這個世界,我也要證明,這個世界也不能改變我”,因此,他一個人去瓦爾登湖邊開荒、種植,過內心安寧的生活。其實對比一下,好像陶淵明的境界更高一些。?

陶淵明的智慧是首先要讓自己內心達到遠離塵囂的寧靜,心境超脫了,然后我再去開荒、種菊、耕作,因為有這樣的心境,所以接下來就是名傳千古的名句——“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。”雖然詩眼是“悠然”,但是有一個很關鍵的字是“見”這個字。我曾經看到有些中小學的課本上把它注釋為通假字,通為“現”,那么這個地方就要讀成“悠然現南山”。我個人是不同意這個觀點的,好在現在我看到大多數中小學教材上取消了通假字的這種注釋方式,還是標讀為“悠然見南山”。如果是“悠然現南山”,就是南山突然出現在你面前,主宰這個場景的其實不是人,是南山。而人和人物的那顆內心,就不知不覺間被邊緣化了。

所以你看另一個極端是古代曾經有一個版本,寫成“悠然望南山”,蘇東坡就認為如果是“望”,同樣這詩也會變得興味索然。因為“望”屬于純主觀有意識地注視,這個時候,人主宰了這一切,而南山就被邊緣化了。要體現悠然的情味,必須是主客觀完美地統一,只有“見”,我們常說“看見看見”,看是純主觀的,而見是看的結果。所以,在“見”這個字里頭,既有主觀的參與,又有客觀的浮現。因為見南山,所以南山和詩人在無意間達到了一種平衡,達到了一種毫無痕跡的融合,而這種融合才是真正的悠然之境。

因為是“悠然見南山”,所以就好似在無意識之中南山闖入了詩人的眼簾,接下來的“山氣日夕佳,飛鳥相與還。”就顯得自然而然了。?山林中的霧靄在夕陽之下紫氣升騰,若有若無,繚繞于山峰之間,而暮歸的鳥兒相伴回巢,歸隱山林。此句與前一句相合,不僅寫出了詩人無意中見山,心與物遇,而進入了物我兩忘的情態,而且描摹出一種自然的圖景,把主體的情感和客觀的景物完全融為一體。

到此境界,最后一句呼之欲出——“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”。這是對全詩的總結,此時此地,此情此景,人生之理,造化之趣,呼之欲出,讓人全然領悟生命的美和真諦所在。可是語言卻無法體現它的微妙和它的系統性、整體性,所以詩人在物我兩忘之間,領悟到了一種忘言的真意。好了,這種真意到底是什么呢?是不是就是遠離塵囂、就是內心寧靜,就是簡單地忘卻一切,甚至有逃避之嫌呢??

說到這個真意,其實回頭要說最有名的那一句,我們漏掉了一個意象,就是“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。”在“悠然見南山”的過程中他在做什么呢?他在采菊,菊花的意象在這里不可小覷。陶淵明非常愛菊花,當然首先是因為菊花的美麗,所以他有詩說“秋菊有佳色”,而且他認為菊花酒可以健身、可以養生,但是這不是最重要的原因。在古人認為,菊花具有五美,其中一美是“純黃不雜,后土色也”(出自鐘會《菊花賦》,“故夫菊有五美焉:圓花高懸,準天極也;純黃不雜,后土色也;早植晚登,君子德也;冒霜吐穎,象勁直也;流中輕體,神仙食也。”),純黃色是后土之色。所謂“皇天后土”,其實后土代表的是國家社稷。所以所謂菊花的顏色“純黃不雜,后土色也”,其實隱藏著一種報效家國的理想,建功立業的志向。當然,菊花更重要的是能體現人的高風亮節,所謂“梅蘭竹菊”四君子,黛玉詠菊說,“孤標傲世偕誰隱,一樣開花為底遲”(為底:為什么這樣。底,何。“孤標傲世的人應該找誰一起歸隱?為什么同樣是開花,你卻比春花更遲?”),菊是風骨凌霜,傲然挺立的托喻之物,也是詩人內心情致的象征。所以范成大說,“名勝之士未有不愛菊者,到淵明尤甚愛之。”陶淵明最愛菊,恐怕也體現了他內心那份堅守與執著。所以這樣的真意既抒發了詩人歸隱生活的悠閑恬靜,乃至心悅,但更深一層我想也包含著詩人對社會、對人生、對宇宙的思索和不放棄的憧憬。詩人固然心境淡泊,但背后依然有一種靜穆的偉大。

所以在陶淵明之前,兩晉流行“玄言詩”(玄言詩是一種以闡釋老莊和佛教哲理為主要內容的詩歌。玄言詩不是真正的詩,也不是真正的哲學,而是一種失敗的雜燴。玄言詩是東晉的詩歌流派之一,約起于西晉之末而盛行于東晉。代表作家有孫綽、許詢、庾亮、桓溫等;其特點是玄理入詩,嚴重脫離社會生活,孫綽所做的玄言詩遠遠不及道林。后來東晉的文學家如《文選》等都極力避開玄言詩。),雖然語句也超然灑脫,但思想內容空虛狹隘,膚淺乏味。就像梭羅在瓦爾登湖畔找回內心的自我,但同時也關注社會的變遷,陶淵明則如魯迅先生所言,“就是詩,除論客所佩服的“悠然見南山”之外,也還有“精衛銜微木,將以填滄海,形天舞干戚,猛志固常在。”之類的“金剛怒目”式,在證明著他并非整天整夜的飄然。這“猛志固常在”和“悠然見南山”的是一個人,倘有取舍,即非全人,再加抑揚,更離真實。”我認為魯迅先生對陶淵明的認識是深刻而全面的。別人大多數外儒內道,而陶淵明陶靖節,五柳先生其實是外道內儒。正是因為有一種內在的堅守,有一種靜穆的偉大,他的悠然才不是生命中難以承受之輕。


×.
×.
太阁立志传头目怎么赚钱